前言

最近学校里的作文让我很无语,上次是关于《后浪》,这次是关于《方方日记》。给的范文更是莫名其妙。
写了一篇随笔,也在思考如果真在考场上遇到了此题,真理还是虚伪?

本次周末作业及范文
本次周末作业及范文


初读《方方日记》,好像只是一个大妈,在惶恐隔离中记录自家的疑问,困惑和怨气,无可厚非。完全不用上纲上线,意识形态挂帅,去苛求文学作家绝对理性和客观,毕竟她的文字也代表了一部分群体的情绪。

如果《方方日记》就仅此限于国内流通,没有发向世界各地,那么或许我们容得下这样的声音,听得下这样的批评。然而她却在这种时候,将文字火速翻译成世界各国语言,卖到世界各地,利用这些代表群体的情绪,为自己谋取利益,并顺带给外部势力捅中国递刀子。

这让我想到了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杨靖宇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民族英雄,不是死在日本人枪口下而是被战友出卖,死在了中国人手里。师长程斌,养子张秀峰,特等机枪手张奚若,农民赵延喜,明明都是中国人,却都心甘情愿地做日本人的奴才,这不但是杨将军的死因,也是当时的普遍现象。只要洋人愿意给钱,他们可以从当地民众那里获得任何想要的情报。人们都想着:“家是我的家,国是皇帝的国,洋人与皇帝打仗,与我和干?”

史学家在研究中国近代史时,无不认为,唤醒国人国家意识、民族意识,是中国共产党为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做出的重大贡献。

所以为什么《方方日记》在海外出版后国人反应如此强烈?为什么一些原本支持者开始反对?就因为她触碰了中华民族维护国家利益的神经。当国人开始批判《方方日记》在海外出版时,作者一句:“我相信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因为一本书的出版就坍塌掉”,国人无不愤怒,因为这话让人想起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是那些为洋人扶梯子的国人,想起日本入侵中国时,在前面开道的“伪军”。他们都是这么想的,他们都理直气壮,我干我的,与国家和干?

网络上60篇“方方日记接力”,力挺《方方日记》立场,从各种角度、各个领域论述日记的合理性。中华民族怕什么?就怕这种软刀子,因为它从个人角度出发,在强调个体的今天,永远让你觉得有道理,然后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他的观点。

这些都无不体现了那种只顾个人利益,不顾国家利益的思潮再现。更有甚者,认为“她是当代鲁迅,针贬时弊,揭露社会黑暗面,展现了中国作家的良知,批评的勇气和悲天悯人的情怀。”

真是可笑,古龙曾经说过,这个世间最古老的职业是杀手和妓女。杀手卖命,妓女卖身,并不可耻,但杀手非要标榜自己正义,妓女非要给自己立牌坊,不仅可笑,而且可耻。贬中,本来就是一门生意,获得的是名也罢、是利也罢,在一定程度上都还可以理解,可笑的是,明明就是卖点文字换名利,偏偏还把自己标榜成鲁迅。更可笑的是,偏偏还有那么一帮子人,真以为那是鲁迅。

对于以上,《毛选》中给出了明确的处理方式:

让毒草大长特长,是人民看见,大吃一惊,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些东西。

牛鬼蛇神只有让他们出笼,才好歼灭它们,毒草只有让他们出土,才便于除掉。

报纸在一个期间内,不登或少登正面意见,对资产阶级反对右派的猖狂进攻不予回击,一切整风的机关学校的党组织,对于这种猖狂进攻在一个期间内也一概不予回击,是群众看得清清楚楚,什么人的批评是善意的,什么人的所谓批评是恶意的,从而聚集力量,等待时机成熟,实行反击。

最后,也用他老人家的话收尾:

在我们的工作中尽管有缺点、有错误,但是每一个公正的人都可以看到,我们对人民是忠诚的,我们有决心有能力同人民一起把祖国建设好。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并且将继续取得更大成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