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擅于说教,稍有所得,便自以为是,以师自居。

或许正是这一看似不相关的习惯,让我身边的朋友寥寥无几。导致我对剩下的朋友分外珍惜,却不知怎的,裂缝总产生与我的言语中,此乃后话。

好为人师(hào wéi rén shī)出自《孟子·离娄上》“人之忌,在好为人师。”

每个人都愿意在他人面前表现自己的了不起,显得比别人强,从而获得自己的虚荣与满足。
而好为人师,喜欢教育别人,指导别人,在自觉与不自觉之中已经包含了我比你强的自以为是。

《涅盘经》云:“常为心师,不为师心。”

王阳明先生说:人生大病,在于一“傲”字。

好为人师者,向来自傲。他们自视过高,不能清楚地认识自己,也不会懂得敬畏他人。总会带着批评的眼光看待一切,鼓吹自己的知识和见解。好为人师者,不懂自谦。真正的大师,却从来都是谦逊的。他们能虚心接受他人的批评,耐心听取他人的意见,不以自我为中心,不妄自菲薄,也不敝帚自珍。

著名作家叶圣陶十分重视对孩子的启蒙教育,可从不给孩子教授作文入门、写作方法之类的东西。他仅要求其子女每天要读些书。至于读点什么、悉听尊便。但是读了什么书,读懂点什么,都要告诉他。除此之外,叶老还要求其子女每天要写一点东西。至于写什么也不加任何限制,喜欢什么就写什么:花草虫鱼、路径山峦、放风筝、斗蟋蟀,天上飞的,地上爬的,水里游的,听人唱戏,看人相骂……均可收于笔下。纳凉时,叶老端坐在庭院的藤椅上,让孩子把当天写的东西朗读给他听。叶老倾听着孩子朗读,从不轻易说“写得好”与“写得不好”之类的话,比较多的是“我懂了”和“我不懂”。如若叶老说:“这是什么意思呀?我不懂。”其子女就得调遣词语或重新组织句子,尽力让父亲听得明白。直至叶老说:“噢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,我懂了”时再继续读下去。叶老这样教子作文,实在是值得称颂、借鉴的好经验、好办法,体现他多年倡导的“‘教’是为了‘不教’”的思想。

《慈济月刊》这样写道:「所谓『人之患在好为人师』,以前总是自认为:『我是医师』,听到有人叫『医生』,还有点觉得被贬低了地位。从事安宁疗护工作之后,才深刻体会到:在死亡面前,我什么都不是,病人才是老师,我只是学生。」不论你是什么样的「师」,你所面对的对象,才都是你真正学习的源泉,也是我们获得生命动力的来源。

王勉曰:“学问有余,人资于己,以不得已而应之可也。若好为人师,则自足而不复有进矣,此人之大患也。

学无止境,任何一个人永远无法达到无所不知的程度。

毕竟我也不曾知晓这一道理————“人之大患好为人师”